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 新闻详情
缠访 逃不过群众的眼睛


发布时间:2017-12-12 16:14:00   作者:津市信访局 梁先菊


“喂,你是梁局长吗?我是新洲青山峪长岭片的鲁万湘,我到省信访局上访的问题咋还没解决?强烈要求见市级领导,否则,后天我就到北京去了”。“是什么问题呀,明天是政法委书记接访日,您来信访局好好说好吗?”第二天,政法委书记接待了他:这是一个60多岁的瘦弱老头,但精神很好,情绪激动,说话声音特别大,从进门开始,就一直说个不停,从包产到户说到现在不交提留还领直补,从年轻说到现在年老多病。最后才说自己有一儿一女,都在外,自己和老伴耕种了7、8亩水田,因为没有机耕道无法耕种,6月初,一个人到省信访局上访,要求修建机耕道,同时还要求解决低保。政法委书记对低保的问题告诉他低保的政策,还专门请了民政局的同志当面做了解释,他不再说什么,机耕道的问题,他说坚决要求修,书记随即和新洲镇政府党委书记联系,党委书记说早安排了,都快修好了,鲁马上说现在修好了迟了,我的田两年没种了,田间里全是杂草,我不种了,要求村里或邻居赔偿我2年没耕种的损失共3400元。书记耐心告诉他这是没有道理的,他不服。第二天他又来信访局上访,我接待了他,我说该不该给你赔,我们让群众说了算,你在你们组里找7至10个以上的群众,举行听证,听他们怎么说,如果有50%以上的群众认为你没理,你就要息访,好不好?他拍着自己的胸脯说好。并说要晚上,白天群众都在外面干活。第二天晚上7点,我和政府相关人员如约来到该村村委会,8点钟,村干部将群众接到村部。我说明了来意后,请鲁万湘向群众阐述自己上访的诉求。然后请在场的群众一一发表自己的看法。第一个发言的是老组长,情绪激动,首先指出鲁要求赔偿是荒唐无理的,现在村里没通机耕道的田很多,并指出鲁平时为人苛刻,别人修机耕道时不准占他的田,现在他要修机耕道群众当然可以不让他从自家田里过。老组长这么一说,大家都开始数落他的不是,他的一个邻居说和他住了这么多年,他就欺负了他这么多年。鲁慢慢的不做声了,喘气声越来越粗。最后群众愤愤的走了,鲁艰难的从座椅上站起来,气的说不出话。我看情况不好,慢慢开导开导他,把他送回了家。。。。。再也不见他来上访了。

今年3月,我刚调入信访局,一对老年夫妇天天来上访,听说还到省信访局上过访,我决定亲自接待他们,他俩是我市白衣镇红光村村民,说村里修机沟把泥巴堆放在他们家门口,把他们的房屋弄垮了,强烈要求村委会给他们维修房子,有六户村民联名支持他们。我几次打电话给政府相关负责人,他们都说这两夫妇是缠访,他们在毛里湖镇有房子,户口已迁往毛里湖镇5年,目的是想在老家再搞个宅基地。我决定下去了解一下,要村里把那几个联名的村民也一同找来,当着信访人的面,我把信访人上访的情况向村民说了,请他们说说支持他们上访的理由。还没等我说完,几个村民站起来,叫着信访人的名字,说当时要我们签名你们是说要向上争取危房改造资金,你们的房子十几年没人住,“人要饭撑,屋要人撑”,破旧了要维修我们作为邻居当然支持你,你居然拿着我们的签名去上访,你们夫妇太不地道了。来的群众一个一个指责他们。最后村干部说了几句打圆场的话才得以收场。夫妇二人悻悻离开,从此没再上访。

缠访,是对社会秩序的严重挑恤,损害的是社会制度的尊严,传递的是社会的负能量,我尝试着用这样的方式,破解了多起越级缠访。让群众来参与信访工作,这是贯彻十九大“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的具体运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缠访,逃不过群众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