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不再让老人睡地下


发布时间:2017-12-12 16:17:00   作者:常德市信访局 彭家明


2017年12月8日,隆冬难得的一个晴天,我和我的同事们下乡去扶贫。

上午八点不到,太阳便急不可耐地爬上了半空。虽然温度还比较低,让人感到有些寒冷,但空气中已荡漾起丝丝暖意。我和同事们一路有说有笑,享受着冬日最后的暖阳。

我们的扶贫点在石门县白云镇青龙桥村,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山村。从常德出发,只能走不到二十分钟的高速路,再途经太浮、蒙泉、秀坪、夹山、皂市等地,先横跨澧水,后沿渫水溯行。一路远山如黛,色彩斑斓,收割后的田野寂静怡然,浓浓的秋色继续盘踞成了冬天的主打。我们欣赏着沿途的美景,三个小时后,在不知不觉中到达了青龙桥村部。

青龙桥村是一个典型的贫困村,合村之后也不到2000人,柑橘生产是主要产业,老百姓的生活比较艰苦。村部在公路旁边,而我们的对口扶贫对象却在大山里面。进山的扶贫公路还在修建之中,我们的车子因山路狭窄,无法直接开进山里,只能租用本地的小型面的换乘进山。

小型面的在进山的盘山土路上爬行,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路的一边是毫无防护的悬崖,难以望见沟底的山沟里虽然秋色照样迷人,但大家的心早已揪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前几次进山泥泞路滑差点坠崖的险景。这样的山路也只能走不到5公里,我们要走访的对象还在大山的那边,根本没有通车公路。

提着油背着米,沿着羊肠小道气喘嘘嘘爬行近一个小时,我们才来到位于半山腰上的苏伯家。

苏伯(出于尊重隐去真名)是个本地土生土长的农民,今年已有76岁,老伴也有了71岁,但老伴在30年前一场大病造成精神失常,一天到晚如祥林嫂式的唠叨不停,而其独子40多岁至今未婚,在外打工,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来团聚一次。家里只能靠在外打工偶尔回家的侄子打打招呼。两老相依为命,在大山深处过着艰难而平淡的生活。

当我们走进苏伯的家,每个人都被惊呆了。苏伯的家是一个老房子,位于一个悬崖旁,扶贫工作队进村后,刚刚对其进行了危房改造,但仍能感受到昔日的破败和陈旧。更让我们内心颤抖的是苏伯的家中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更别说有可以让客人坐下来喝喝茶的桌子和沙发,用家徒四壁似乎都不足以形容。房屋改造还没彻底完工,苏伯家做饭的灶还没有垒好,两老只能在露天搭了一个简易的塑料棚,用几块砖当作灶台,已经快下午一点了,两老居然还没有吃早饭和中饭。苏伯的老伴见到我们后不知所措,只知道站在角落一隅傻笑。

走进苏伯的卧室,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我,也必将让我记忆终生。时至寒冬,山上己滴水成冰,而苏伯的卧室里居然没有床,床直接铺在地上,下面仅放了一床芦席,再铺了一块彩条塑料布,两老在这寒冷的冬天就睡在地上。我摸了摸被褥,不仅生硬如铁,还潮湿冰冷,一想到两老在漫漫长夜只能无助地睡在地上相偎取暖,我的眼泪禁不住奔涌而出。这可是两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

苏伯家原来还是有床的,早些时候坏了扔掉了。苏伯见我难过,反倒过来安慰我,说睡在地下没什么。没有一点埋怨,没有一句怪话,更没有一丝奢求,多么善良,多么纯朴,多么知足,多么宽厚,这就是我们的老人,这就是我们的百姓。陪同我们进户的镇干部立马进行安排,答应今天内给苏伯送去了一张床和两床被絮。相信苏伯两老今晚一定会在温暖的床上睡个好觉,不用再睡地下。

日落西斜的时侯我们返程,天空碧蓝清澈,沿途漫山的橘子橙子红红点点,景色依然诱人,而大家心情沉重都不说话。大家在想:天底下像苏伯这样的贫困对象应该还有不少,脱贫攻坚似乎路还很长。我也在想:假使苏伯物质上脱了贫,但儿子不在身边,老伴又无法交流,他的喜怒哀乐能说给谁听?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能只是梦想,改善交通、产业扶贫、帮扶救助之后,他们的精神家园也不能遗忘,脱贫攻坚应该永远在路上。

让毎一个人都行动起来,人人献出一点爱,天下所有人就会像苏伯一样,不用再睡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