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一缕难以割舍的乡愁-文艺园地-湖南省信访局
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故乡情,一缕难以割舍的乡愁


发布时间:2018-02-24 11:08:00   作者:岳阳市经开区信访局 黎孝民


新年第一天下午,我冒了严寒,携妻儿踏上了那条回家的路。傍晚,来到了故乡——东山镇艾家屋场。许多年了,近乡情更怯,但心情从未改变。故乡,不仅有我埋藏胎衣的黄土,还有快乐的童年生活、儿时的伙伴。那是一处带着温暖和流淌血脉亲情的地方。

走到村头,已是暮色四起。那颗苍老的皂荚树依然在寒意中傲立,光秃秃的树枝,仿佛熟识我似的,在冷风中拼命摇曳,像是挥舞着无数只纤细的手,在迎接着家人的归来。

上过一个矮坡,便到了上屋场四哥的家。隔老远就看见我的母亲拄着拐杖站在大门口的红灯笼下,向村口不停张望。四哥说,母亲已在门外站了一个多小时,怎么劝也不肯进屋烤火。看着母亲一脸的微笑与大门两边红艳艳的春联,一种久违的喜悦如同红灯笼里温暖的光亮,暖透了全身。

我牵着母亲,分明感觉到她的手冰凉如雪。我问母亲冷不冷?她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呵呵呵的笑个不停。走进四哥家的火塘房,房子很小,密封得很严,火塘里的木柴火噼哩叭啦响着。顿时,一股强烈的暖气浸肤入骨。儿子进门后连忙向四哥一家拱手拜年,侄儿们也都从外地回来了。在阵阵的笑声里,只听见母亲在反复念叨着:回来了就好!

寒暄了一阵,四嫂在火塘的小屋里摆满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一大家人挤在一起边吃边聊。兴致正浓时,我艾家屋场的同学大强赶过来了。虽然是同学,但他从高中毕业后就南下打工去了,几年才回家一次,我们也很少见面。当我问起他的近况时,他说现在年龄大了,不准备再出去打工,现在家乡也很富裕,惠农政策又好,还是要回到生养的这片热土,耕田种菜,安度晚年。

不知不觉已至夜半,儿子还依偎在母亲身旁烤火,并在手机上翻着历年来过年的全家福照片给母亲看,母亲则在旁边笑个不停……我连忙掏出手机,要同学为我们一大家人拍下了一张温馨的全家福,然后把照片发在家人微信群,儿子立马跟帖写下三个字:在一起。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饱含了一年中每一个家庭成员心中所有的愿望与祈盼。

夜深了,妻早已入睡。此时,窗外偶尔传来零星的鞭炮声,在山湾里久久回荡。而我,心里老是想着儿时的伙伴都应该回来了,异常兴奋,难以成眠……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我来不及穿上外套,便起床开门,消失在山村朦胧的晨雾中。当我来到艾家大屋场时,发现屋场前的伏寺坳河还在幽幽流淌,水质清澈而透明。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贯穿全村,从前稀稀疏疏的土砖老屋都不见了,看见的是一排排欧式建筑风格的洋楼。每户人家的房子前是一块水泥地坪,地坪上不仅有成群的鸡鸭,还停放着各种款式的小轿车。我感到这些年来,家乡变得美丽且富裕了。

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经济的发展,艾家屋场的年轻人走出山外,在沿海城市创业发展。时值大年,远方的游子们都携妻带子赶回来了,这个平时只有老幼相守的屋场便一反常态的热闹起来。这几天的大屋场已如市声鼎沸,门庭喧嚣。我踩着燃放过鞭炮落下的一地碎红,看着家家户户的门楣上高挂的灯笼和大门两旁贴着红艳艳的春联,还伴有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为红红火火的大年增添了几分喜庆的气氛。这时,天已大亮,袅袅炊烟从屋场上腾空升起,我仿佛闻到了糍粑腊肉荷包蛋混煮的香味。早起的孩子们穿着新衣服,在屋场前后拿着烟花炮竹相互追逐着、燃放着……稚嫩的笑声打破了山村的寂静。

在一栋新修的别墅前,我见到了儿时的伙伴小红。久别不见,我们在惊喜中相拥,呼喊着对方熟悉而顺口的乳名,拉住的手都不愿松开。除了简单的询问现在的境况,大多聊天都离不开回忆的主题。儿时的记忆,仿佛始终隐于暮冬大年的薄雾之中,那份纯真和质朴好像又从沉静中唤醒。

我们又仿佛回到了一起上学、打猪草、砍柴、放牛、到河里摸鱼、过年时跟着大人们到邻村去玩龙舞狮的美好岁月。分手时,小红感慨的说:高中毕业后就去广东发展,从跑业务的打工仔打拼到现在拥有上亿资产公司的老板,其中的辛酸鲜为人知。为了创业,有时五、六年才回家一次,却淡漠了乡情与亲情。现在公司走上了正轨,今后每年都准备回家过年。

每逢佳节倍思亲,无论你在异乡有着何等的荣耀与富贵,故土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永远地牵扯着游子们深深的乡情。

岁月像筛子,把童年筛得流离失所,往事被挤压浓缩成符号,搁置在记忆的夹层里。就像母亲包卷的肉馅蛋饺,揭开层层蛋皮都是一层层浓浓的乡情。

故乡,是安放游子的疲惫和接纳忧伤的地方;故乡,是我们每个人灵魂最后的归宿;故乡,也是不舍的根和不解的愁。也许是外面的世界总是充斥着浮躁、功利、冷漠与自私,淹没在滚滚红尘中,我们风尘满面,苦涩难言。在离乡的二十多年里,我曾在西域苍茫的冰雪寒山从军戌边,曾在工厂林立的沿海城市打工度日,也曾在涛声连天的鹿城三亚开店经商……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精彩与繁华,唯有心中的故乡,让我一次次深情的回望。

假如你是一只放飞的风筝,故乡就是攥住风筝线的地方,无论你飞得多高多远,永远也飞不出故乡那片温暖的天空。

也许是故乡情,早已根植于你的灵魂深处,是一缕无法割舍的乡愁。

(摘自:《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