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丝饭-文艺园地-湖南省信访局
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茴丝饭


发布时间:2018-06-11 10:43:00   作者:岳阳县信访局 杨战军


嫂子给了老父亲一把茴丝。父亲可高兴着。

母亲过世多年了,父亲一直跟随弟弟生活,帮助照顾幼小的侄子。上半年,小侄子上幼儿园了。父亲感觉一下子失了业,闲着没事做,住着不自在。于是,父亲提着装有简陋生活用品的黑色帆布手提袋,回到离家二十多里的老家生活,正式宣布自己搞饭吃。

我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从来不弄饭吃的父亲竟突然要自己独立生活。其实,子女都很孝顺,只要他到哪家都有饭吃。但父亲认为自己搞饭吃方便,想吃就弄,饭菜软、硬自己定,精、瘦自己选,迟、早自己看。

从来未下过厨房的老父亲不讲究吃,向来喜欢吃面食,于是包子、馒头、面条,还有粉皮、茴粉丝就成了父亲的主食。哪怕一日三餐,连续几天,他都很享受。我们都劝他要不时地炒点菜吃,想吃什么就买点。他都满口答应,也确实炒点菜吃,但炒的大多都是青菜。我没见过父亲炒的青菜(我们回老家就不用父亲下厨了),不知炒得怎么样,总不至于盖锅盖吧,我想。不过也难说。父亲看到母亲在世时鸡蛋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天,不知谁给了父亲一些鸡蛋,父亲也学着。第二天,父亲拿鸡蛋吃时,发现鸡蛋竟然变成了冰疙瘩。原来父亲把鸡蛋放冷冻室了。父亲的独立生活,还得多学着点。

父亲拿到茴丝后,煮饭放一点,说饭特别香。吃茴丝饭的岁月已经过去几十年了,父亲仍然惦记着曾经的生活。

简单的茴丝,到也要经过不少工艺。先不用说茴丝的种植了。成熟后,头天要到地里将茴藤割了,用耙丝挖茴,不能用锄头,易挖坏茴。再将挖出来的茴摘好,掐头去尾,摘掉茴筋,尽量剔除泥土沙子,挑回家中,用茴篓在塘中洗干净,才算完成了工序的第一步。

记得每到晒茴丝的时候,天还没亮,母亲就催促着父亲起床。我们兄弟姊妹正在深深的睡梦中。父母亲点燃煤油灯(两人共用一盏灯,当时的生活容不了奢侈),挂在泥土砖墙上,就着暗淡闪烁的灯光,将茴篓靠墙,茴丝刨放在茴篓上,一手握住简单的茴丝刨,一手拿头天洗净的茴,一下一下不停地向前用力推,常常推到手都麻木了,机械性的动作一直要重复到天亮。然后,父母亲停下手中活,揉揉酸胀的腿,起身将刨好的六、七担茴丝挑到外面,倒入大木桶,再挑来井水(山浸水),用干净的锄头奋力搅拌,将茴丝滤出装好。这时挺好的阳光已经洒满了大地。父母亲将洗好的茴丝挑到离家一里来路的被流水不停冲洗过的光溜石皮(成片大块的石头,也是祖先使用过流传下来的)上,小心翼翼踩着步子,将茴丝均匀洒在石皮上。每年这时候,雨水少了,溪流小了,石皮就成了理想的晒场,这也是上天的恩赐。中午,父母亲还要赶到石皮上,将堆积不匀的茴丝摊开、翻边晒。到傍晚,待太阳西下前再将茴丝收回。经过一天的暴晒,躺在石皮上的茴丝已十分干枯,茴丝大大缩水了。父母亲将晒好的茴丝装入阁楼上专门的橱仓。一个晒茴季节,要装满一大仓,这也是未来一年全家子的主食之一了。

如今,吃一餐茴丝饭,成了一种奢侈,也是对过去岁月的一种留恋。更是我们思念母亲的一种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