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的愿望-文艺园地-湖南省信访局
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小岚的愿望


发布时间:2018-07-16 10:10:00   作者:新晃县信访局 杨燕芬


恰是秋风刚上时,那日,当我走访完村里最后一户扶贫村民石兰家时,已是下午5点左右了,刚要起身离开,一个约九、十岁的小姑娘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看到我后,瘦小的身子立即停了下来,晃悠着的小马尾辫也随之放慢了节奏,干净的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眼里闪过一丝警惕。

我估摸着,这应该就是石兰家的孩子了,为了缓和气氛,我微笑着跟小姑娘打了招呼:“小朋友,放学了呀?”小姑娘点了点头,没有回答我,穿过堂屋,径直走到房间里。我紧跟了进去:“你是石兰的女儿吧,叫小岚,对吗?”正在整理书包的小岚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叫小岚?”“嗯,我不光知道你叫小岚,我还知道你现在在上五年级,对吧?”我马上接过小岚的话,与她聊了起来:“我是县信访局的,是你们家的帮扶责任人,前几次来你家,你家堂屋的门都是紧锁着的,也没个人。扶贫手册上也没你家的电话,今天赶得巧,正好你和你妈都在。”慢慢地,小岚放松了警惕,话也变得多了些,但与我交谈时仍是有些拘谨。

从谈话中,我了解到小岚父亲早些年已经去世了,家里现只剩下母亲、小岚和弟弟三人相依为命。母亲是个智障,语言交流起来十分困难,是从贵州那边嫁过来的,从小就不会做农活。父亲在时,家里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父亲在操持,家里的生活还算过得去,可如今父亲一去世后,家里就没有了劳动力,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家眼看着就要散了,小岚与弟弟也面临着失学的困境,那段时间,家里的生活过得是十分的艰难。在经历了这些事后,小岚已从六神无主变成了一个刚强坚毅的小姑娘,同时也从活波可爱的性格变得了木讷和冷淡,见到陌生人时,随时都想把自己装进包裹,与世隔绝起来,害怕受到意外的伤害。第二年,正好赶上了国家的扶贫政策,小岚家被评上了贫困户,根据家庭情况,政府为小岚家三人解决了一类低保,实行政策兜底,生活总算是有了着落,小岚与弟弟也能继续去上学。在学校,姐弟俩不仅能享受到免费营养午餐,每年还能享受到2000元的寄宿生教育补助。平时姐弟俩都留校住宿,只有到了星期五下午,小岚和弟弟才从十几里外镇上的中心小学赶回来与母亲团聚,慢慢地,小岚的生活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离开小岚家,走在回村部的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心里全是小岚的身影,寻思着那个有着不同寻常经历的女孩,她是怎样熬过那段沉痛的岁月?是怎样面对着这残酷的现实?在她那幼小的心灵上,又有着是怎样和别的小孩不一样的思绪?我愁思万千,不知不觉中,眼角已变得湿润起来。

为了帮助这俩个不一样的孩子,我决定向社会发动救助,希望社会有爱心的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帮助小岚,也想要让小岚知道,她的不幸,我们会陪着她一起走,陪着她一起成长,希望她能够拥有快乐的童年,拥有金色的童年。

很快,收到衡阳爱心人士回复的消息,答应每个学期支助小学学费500元。收到爱心人士用微信转过来的500元后,我马上与学校蒲老师取得了联系,将钱转给了他,让他替小岚姐弟俩保管好,除了交学杂费,剩下的钱帮存好,等到姐弟俩需要用的时候再取出来。蒲老师很尽责,每个学期都将500元钱的开支写得清清楚楚。500元钱不多,对于有些人来讲,可能只是一件衣服,可能只是一餐饭,可能只是一双鞋,可能只是一瓶酒。然而,对于小岚来说,却是雪中送炭,却是甘露,却是及时雨,却是能唤起她那颗几乎已经麻木沉痛的心的良剂。当收到爱心人士捐助的500元钱时,从蒲老师录的微信视频里看得出小岚有些激动,小小的脸上有着藏不住的笑容。在后来与小岚谈起此事时,小岚告诉我,当时她收到爱心人士的捐款后,看到同学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心里流溢着小小的自豪感、骄傲感和从未有过的愉悦感。

有时候蒲老师还录下一些姐弟俩在学校生活的微信视频,看到姐弟俩能够相安无事地在学校生活、学习,我的心稍微有了一些安慰,在感叹生活不易,感叹人生波澜不平的同时,还感叹了世界因爱发生的微妙变化。

后来,我帮小岚家在民政部门申请了一些临时性的困难救助,钱虽然不多,但对小岚家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扶贫路上虽然辛苦,但做事的心态很重要,尽心做应该做的事,满满收获的心情也许就会不期而至。有时候正因为你的一次不经意,可能带给别人却是不一样的人生。我想,扶贫工作不也是如此吗,那些象小岚一样需要我们去关爱、去扶助的人,只要用心了,贴心了,就不会留有什么遗憾,就不会留有空白,你的人生故事也许将会因此而精彩,会因此而与众不同。

暑假时,小岚与弟弟回到家,与母亲一起团聚,这应该是他们母子三人最高兴的日子了。日头烈烈,夏蝉长鸣,县城里早已是闷热难耐,离开县城,走进山里,却是感觉到股股凉风袭来,令人清爽不已。

沿着宽阔的组级水泥公路,在两边大树树叶的遮蔽下,我向小岚家走去。走到小岚家时,已是下午,小岚一家人正好都在,家里的房子已是焕然一新。在去年,小岚家的房子就已被列入危房进行了改造,如今,屋顶上已换上了新的青瓦,木质的房屋重新修理后,里里外外都刷上了一层厚厚的桐油,看上去,房子油光发亮,房子里的地面也重新被磨得平整光滑,房屋旁边的厨房也重新用砖头砌起来,还安上大门和明亮的玻璃窗,整个房子变化很大,气象更新了起来。此时,小岚的脸上的神色也变了,变得不再拘谨,变得活波了,讲话也随意了许多。

我给姐弟俩一人带了一套新衣服,姐弟俩很高兴,看着新衣服一个劲地笑,叽叽喳喳的,拿着新衣服不停地比照着自己的身材,看看大小长短是否合适。小岚的母亲石兰虽然是个智障,语言上也有障碍,只会在一旁看着俩个孩子傻笑,眼里却是流露出欣慰和溺爱的神情。

我问小岚有什么愿望,长大了想要做什么?小岚冲我微微一笑后,转过头朝大山外望去,眼里充满了无限的希望:“我呀,我想走出这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然后带回好多的故事,回来讲给妈妈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