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信访局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葛老汉的那点“信访事”


发布时间:2019-05-21 16:38:00   作者:双峰县信访局 贺鹤来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

新任县信访局长彭树祥率县信访联席办工作人员,会同荷叶镇领导早早地来到了葛某家。葛老汉可是远近“闻名”的上访户,上访省、市、县就像走外婆路一样勤快。最开始,他只要求解决生活困难。一年后,他提出的信访事项变得“五花八门”了,而且不断翻新。在荷叶镇政府驻地贺家坳,几乎没有公职人员不认识他的,就连街道商铺老板、店员也叫得上他的名字,知道他住那个村。几任书记、镇长一说到他,无一不感到头痛:倒不是因为他经常在办公场所“扯麻纱”,关键是善于“演戏”,动不动就故意倒地,大喊有人打他,事后,四处告状。

所以,许多人对他“敬”而远之,连镇派出所都不敢“动”他。但某些“特殊”岗位的工作人员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救助”。在葛某家,彭树祥与葛老汉亲切地拉起了家常。

“首先还是感谢政府为我解决了五保和低保,同时感谢镇、村两级多年来给予我生活上的关心与关怀,当然也包括前两任信访局长……”老葛的“开场白”总是很特别,先给领导戴“高帽子”。

彭局长纳闷,便弱弱地问了一句:“既然这样,那你还有什么问题呢?”

葛老汉沉默不语。领导们面面相觑,与葛老汉初次“交锋”的人,乃知道他那“顾左右而言他”的鬼把戏。

“如果家里要是有一台空调的话,瘫痪在床母亲就不会被活活热死,死得好惨啊……”这个老男人突然含泪哭诉,打破了屋里短暂的沉闷。

熟知情况的镇党委委员王送军连忙抢过话题:“老葛年轻时可是一把好手,办过煤球厂,搞过副业。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成家……他是一个孝子,没能让母亲晚年过上好生活,心里一直内疚。母亲去世后,脾气更加‘臭’了,别不高兴,老葛,我实话实说,你有时话不投机,就跟人干架。至于你母亲在生病期间,镇政府也给过很大的帮助,对不?……唉,如今老葛岁数大了,生活难以为继。我镇多次安排人员做其工作,劝他去镇敬老院生活,可他硬是不肯去……”王党委一边汇报包案化解的工作情况,一边“数落”起老葛来。他俩太熟悉不过了,王送军为他那些不是事的“事”,确实操了不少心。

老葛没吭声。

“冷一餐,热一餐,去敬老院生活总比你自己搞饭菜要好些吧,那里的生活还是有规律些,随着社会保障制度越来越好,伙食标准也会越来越高,现在许多退休人员都喜好选择养老院。再说,万一身体有点毛病,方便及时就医……”彭局长倾情开导他说,“懂得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人际关系并非是一门‘大学问’!”彭树祥从葛老汉闪烁其词中,隐约猜出葛老汉的那点心思:可能是怕敬老院伙食差,或怕被村民瞧不起,如搞不好人际关系,抑或怕孤单寂寞……

“俗话说,‘叶落归根’。家乡局长,我还是想在我的老屋堂处建一栋简陋房……”葛老汉欲言又止。

“建房子,不是不行,关键是四邻问题解决不了,你也知道,镇、村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某户拒不同意,也不签字;再说,‘一户一宅’,国土部门不会审批,也不敢批……你再想想看,拆房建房的资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现在住这房子也蛮可以嘛!在公路旁,出行方便,只要自己搞好卫生,不比新房子差,说不定还能找一个老伴。”王送军抽丝剥茧,语意双关。

“王党委,莫开玩笑,我这糟老头,谁还会来?要来的话,早来了……”眼珠子在不停地游走,葛老汉似乎悟到些什么。

此时,彭树祥趁热打铁,动情地说:“如果什么事都要政府‘包办’的话,恐怕做不到,政策也不允许,敬请葛老理解基层政府的难处,当然,政策许可的范围,我们会千方百计想办法……”

“其实,老葛是想建新房来养老……” 王送军刚毅的眼神瞅着老葛,说:“想留给侄儿子吧?”

没想到一语破的,葛老汉颇有点难为情。嘴上虽不说,那些“小九九”早已写在憨厚的脸上。

“何必呢?这般年纪了,还‘瞎折腾’!你这样做不仅给政府出难题,可能也会给自己添麻烦。我不是说日后你侄子不赡养你,你要知道有利益的地方,可能会产生新的矛盾。再说,你兄长一家也过得不好吧……你的下肢有点残疾,走路干活不方便,年龄再大一点,生活更加不好弄。我看,还是到镇敬老院生活好些,人民政府给你‘养老送终’……”彭树祥苦苦相劝。

“……,你的老年病明显严重了,现在就去县人民医院住院吧,除了医保报销那部分外,镇上依据政策规定给予适当的困难救济……”王送军关切道。

“不要再固执了……随时欢迎你来信访局‘做客’,只要是正常上访反映问题,信访部门就是你的娘家!”临走前,彭树祥握着葛老汉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不过,话说回来,‘借访敛财’,法不容情。”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我,我听你们的!如今党的政策好,我,真不必过度担忧我的残生……请领导们放一百个心,我再也不无理上访了。”葛老汉终于茅塞顿开,立刻启程赶往县城。

所有的人如释重负,心里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