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手机下载
首页 > 
调查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工作交流 > 调查研究

关于信访工作“桃花模式”的思考

发表时间:2020-10-26 10:29:00 作者:

近年来,湖南省新宁县清江桥乡桃花村从“美丽乡村”建设中脱颖而出,创新“村事民管、村事民做、村事民治”的基层治理新模式,走上了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的康庄大道,实现了从“上访问题村”到“文明和谐村”的华丽转变。这个转变饱含了桃花村人的耕耘、也深含了桃花村人的思索。走进今日的桃花村,我们感悟到的是:“村民自治拨云雾,桃花模式见笑颜;人心向善共协调,是非权益齐公论”,村民协商自治模式给桃花村带来了从里到外的根本转变。

一、桃花村基本情况

桃花村位于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清江桥乡,下辖13个村民小组,村民1400余人。2018年以前,该村社情复杂、民风彪悍,不仅有吸毒人员,时常出现打架、斗殴、赌博现象,上访现象更是频频发生,加上土地资源也长期荒废,脱贫攻坚以及其他各项工作开展起来矛盾重重;“娶妻莫娶桃花妹、嫁汉莫到桃花村”是当地人提起桃花村的第一印象。

2019年3月以来,桃花村积极探索基层治理的新方法,以基层协商民主的工作模式,完善“两委三会”机制,实行“村支两委例会制、理事会议事常态制、院落会协商民主经常制”,出台议事会、理事会、监事会章程,创新村党组织领导下的村民治理协商制度。桃花村通过转变模式、转换思维,村级建设面貌焕然一新,乡风文明蔚然成风,信访矛盾迎刃而解,村劝导队从每年过问信访矛盾五、六十起骤减到每年五、六件,实现了群众上访不出村的“零信访”目标。

二、桃花村基层治理的特色

桃花村通过依靠基层协商民主,强化村民参与社会事务自我管理,深挖群众“主人翁”式的存在感、加快推进每个家庭“对美好生活向往”目标价值落地,约定了“大事小事共协商,信访矛盾不出村”的乡风文明,通过完善村级自治机构打造了信访矛盾纠纷自我调解、自我治理的“桃花模式”。透视桃花村“人面桃花”的精神状态,主要是三个特点:

(一)从上级决策到村民协商,创新了基层协商民主机制。桃花村以“院落会”为载体,做到“大家的事情大家商量”,把大事小事交由群众讨论,并形成村民决定,通过公示执行。在民主协商机制的推进中,充分激发了群众的主人翁意识,让村民实现从过去“找茬子”到现在“出点子”、从过去“看把戏”到现在“唱主角”的转变。2019年至今,桃花村先后召开院落会119场次,把议事的“金话筒”交给群众,成功推动实施了桃花村村组道路自主施工、庭院改造、安全饮水工程等协商事项,有效激发了群众的主人翁意识和参与积极性,至今无一人向村以外机构部门反映个人利益受损的问题,从根本上消除了群众的“民怨心”。

(二)从上级规定到村规民约,强化了道德民风治理。桃花村树立了村级治理理念,在健全村支两委队伍的基础上,成立了“三会三队”(村委会、理事会、乡贤会、劝导队、乡风文明队、施工队),强化村里的事村里人来做,促进村民参与管理的自觉意识,推进“人人都是管理者”大氛围。全村成立乡风文明先锋总队,各村民小组以及各院落成立乡风文明先锋支队,在全村开展志愿者服务,选出贤人成立理事会、劝导队和乡贤会,对部分不支持不理解村支两委工作的群众,由各民间组织上门劝导,通过疏导人心、道理分析、政策解释,获得群众支持,充分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

在“三会三队”的倾力配合下,桃花村成立了红白喜事理事会,成功推动实施了农户家畜圈养、禁塑限炮等村规民约,规范了一批老的村规民约,并全面取消“预备餐”和“一次性碗筷”,红白喜事一律从简。自红白喜事理事会成立以来,共协助村民办理红白喜事37起,帮助群众节省资金100余万元,充分发扬了“花小钱,办大事”的优良传统。“三会三队”目前已成为村支两委的助推器,在矛盾纠纷调处、项目自主建设、人居环境整治、倡导移风易俗等方面,从观念上消除了群众“攀比心”。

(三)从职级管理到融合情理,建立了群众尊崇意识。桃花村化解层层管理压力,把“领导讲”换成了“群众说”,充分尊重群众的权益,坚持让群众知晓、让群众参与、让群众说话,践行了“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坚守了“让群众满意”初心与出发点。2019年村里自行成立矛盾纠纷调解委员会,抛弃了以往的“官僚做法”,不再凡事唯上、唯法、唯策,村支两委不再冷冰冰地进行政策解读和裁决宣判,弃除了以往群众服从管理、内心忍耐为主的官本位思维,而是主动走上门去听取意见,倾听诉求,让群众调解群众的问题,让“上访”成为“下访”,让“门难进”成了“门口迎”。桃花村一组李某和曹某因宅基地前几年多次发生矛盾纠纷,甚至大打出手,争议的地方常年无人管理,变成全村有名的卫生死角。2019年8月份,劝导队队长曹书华通过深入调查后组织双方到现场协调,均衡双方诉求,为双方明确了界址,双方满意而归,并都同意将此地方交由村里进行公共区域景观改造。劝导队把矛盾突出的争议之地变成了村里公共景观改造之地,不仅化解了一起邻里矛盾,更是解决了一个卫生难题。据统计,劝导队调处2019年纠纷8起、2020年调处纠纷6起,通过走上门来解决实际困难,把群众的诉求当做村支委两委和调纠队员的民生工程,依靠乡里乡情、民规民约、同情同理深入思想疏导,减少了铁血无情的执法和铁腕打击的伤害,从情感上消除了群众“逆反心”。

三、“桃花模式”的经验思考

深入探索新宁县清江桥乡桃花村信访治理“桃花模式”,其实就是群众路线的深入践行,真正做到了让群众权益最大化、让群众利益最大化、让群众受益最大化,有效发挥村民协商自治权利,依靠群众做好群众工作,从根本解决了农村“是非不明、利益不均、权利难保、人心不公”的诉求难题,实现了“明是非、清利益、享权利、公人心”的人文环境。

(一)明是非。纠纷的争论就是“是或非”,但在“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农村,孰是孰非的背后有很多故事。桃花村通过畅通村民议事协商渠道,依靠“村民大会”、“院落会”等议事协商制度,人人可以在对话中辨析事理,确保了人人明辨是非,消除了人心隔阂与思想不情愿,达到了思想大同,是非对错集体决断,做到“众人的事众人来商量”,落实了习总书记提出的“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要求,实现了由行政命令向平等交流的转变,推动乡村治理由“一元管理”向“多元治理”发展,在基层协商中增强了村民平等参与、理性对话的获得感。

(二)清利益。矛盾的核心就是利益分配不均或心存抱怨的问题,桃花村通过组建乡风文明先锋队,深入探讨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文明风尚,积极探索了“老传统”、“老家风”、“老规矩”,积极动员村里的乡贤、“五老”等有威望的人开展志愿者活动,在完善村规民约上,推行宗祠文化,推崇族长威望,让每个家族都能有大家信服的人,然后组建各种理事会,通过理事会协商有效的推动村级社会事务管理,实现了利益均衡、心理平衡,提升了村民的信服度和安全度。2019年6月份,曹某和尹某两人因坟场纠纷,导致双方家庭关系破裂,村支两委组织数次调解均未能使双方达成一致,身为地方家务长的何飞是乡贤理事会的一员,得知此事后立即介入,讲清了家务历史和问题渊源,通过析事明理,使得双方心服口服,互相达成了谅解。

(三)享权利。管理的本质是服务,服务的衷心就是权为民所用,而不是特权特许。桃花村村支两委走出一条自我革新的路,充分发动各种民间组织,为村民自治创造了“孵化器”。村支两委通过多方劝说,将全村德高望重、有号召力、有凝聚力的人团结起来,将手艺精湛的“桃花匠人”组织起来,以能人强能力,以能力促活力,将热心公益事业的群众按照各自的特长进行分工,丰富自治形式,成立了“三会三队”,结合一村一辅警,又组建了平安建设巡逻队、青年理事会,让村里能干事、想干事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成为管理者,为美丽乡村建设服务,村民的觉悟意识得到了极大提升,解决问题的人多了,投诉问题的人就少了,向好、向上的热情追求深化了群众服务群众的标准。

(四)公人心。社会治理难点问题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脱贫致富的路上我们看到有很多自力更生的勤劳者,也看到有很多心存抱怨的泄愤人。桃花村在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路上,走出了一条全员参加的群众路线,成立了矛盾纠纷调解委员会,做到村级管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事情处置坚守“让群众满意”,把群众的诉求当做民生工程,通过院落会“用自己的尺量自己的短、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用自己的心度别人的难”,充分民主协商,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做到是非公道群众评、荣辱与共群众定,依靠让群众参与事务管理,真心帮扶解难,推进了“大事小事共协商,信访矛盾不出村”民风民约完全落实。今年2月,该村七组村民夏某在别人池塘不远处拾获了一个好几斤的甲鱼,十三组曹某认为夏某是偷盗他家所得,两人争执不下,矛盾升级并报警要求处理。劝导队得知情况后,火速赶到现场进行劝导,并回复派出所就此事不要出警,劝导队队长曹书华与乡贤会会长何加良通过深入调查,查看周边摄相头,证实团鱼确实系夏某拾得、并非偷盗,及时还原了事实真相、调解了双方矛盾、控制了事态发展,保全了当事人名誉,确保了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2020年,桃花村树立了“杨堤柳岸、春花秋色、绿树掩映、桃花遍地”美丽农村建设的目标,村级项目工程和公共设施建设通过村里施工队承揽,落实村级财务公开,做到收入归公、建设为民,采取农村合作社集体化管理,发动千家万户美化人居环境,有效实现了人居环境治理和庭院建设,实现了家家联动、人人受益。

万丈高楼平地起,幸福和谐桃花村。桃花村一改昔日“各家自扫门前雪”局面,走向了“群众自治齐协商”道路,如今共奏一曲“桃花模式”,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来源:新湖南   作者:邵阳市新宁县信访局 谢崇骏)